我的Acroyoga 經驗 (雙人瑜珈or飛行瑜珈)

不記得玩多久了,只記得一開始是在2016年時我開始接觸火箭瑜珈時,紹晴老師就曾舉辦過三堂雙人瑜珈課。後來還有參加過Cha Cha老師、Kevin老師分別在紅房舉辦的活動(那時才認識了Cha Cha老師以及Kevin老師),中間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接觸了;一直到2018年五月在成都的瑜珈節參加Richard老師的雙人瑜珈課;其實我一開始不是很理解雙人瑜珈的用意是什麼,那次在成都參加Richard老師的課後,我發現Acroyoga帶來的魅力,因為它讓在場大部分都不認識的300多人互相連結起來,並一起完成動作。那時候我就決定回台灣後要來學習Acro,因為我發覺現在的瑜珈人彼此的連結(connection)也隨著這個都會叢林(concrete jungle)的環境下變得越來越孤僻、彼此交流的部分變少了,再加上如mysore這種方式是以自我練習為主,自己即便練習的再厲害,還是有些可惜,缺少了些元素昇華;不如將廣度增加,搭配一位夥伴,循序漸進地從陌生到彼此熟悉、進而有了默契、再來優化動作技巧,整個流程創造了雙向交流、互動的有趣性,更因此可以豐富彼此的人生。這是我後來覺得Acroyoga練習是一種分享與交流的社群。接下來的日子,我就是盡可能地找不同的人玩Acroyoga ,由於擔任底座(base)、飛行者(flyer)與保護者(spotter)所學習到的東西是不同的,因此我也盡可能地都去接觸、摸索這不同角色上該扮演好的工作。實行一段時間後,我認真覺得動作執行得好不好,除了動作熟練度外,個人覺得身體條件的影響是最大的,這些條件包括了:柔軟度、身體控制能力、核心肌耐力、倒立、方向感、平衡感以及無懼的心等。上述的條件都會影響練習時成長快慢的差別。於是我就一邊加強自己的身體條件,一邊試驗練習上的差別。

2019年一月跟幾位朋友一起到新加坡參加來自溫哥華的Vancity Style的Acroyoga lab;由於兩位老師的個人特質、教學魅力以及華麗的動作吸引了我們,所以我也決定於2020年二月與友人們一同飛至溫哥華參與他們舉辦的師資培訓。期許自己能夠做到如他們般地享受Acroyoga fun!

期待我後續的學習分享😊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